[梦见抱着男孩]不到五年筹款360亿元 轻松筹“世界最大互联网筹款平台”实至名归

时间:2019-07-26 星期五 作者:热点新闻 热度:99℃

天赢居的博客

  近年来,下沉市场的巨大潜力正在悄然释放,轻松筹这个从大病救助筹款起家的健康保障平台,它几乎是从无到有地托起新的想象空间与增长点,在短短不到五年时间里,轻松筹共筹款360亿元,已成为世界第一大互联网筹款平台。

  说一个身边的真事

  笔者一个学妹小曾2018年考上了重庆大学的研究生,入学前与哥哥出门探亲时,骑摩托车过山的时候,因下雨打滑,不甚将村里的一个人撞成重伤,除了要付医疗费,还要赔偿人家35万元。小曾家里本来不富裕,掏空存款后,最后还向亲戚借了近10万元才解决问题。

  家里虽然欠了钱,但是境况也不算十分严重,父母都在工作挣钱,哥哥研究生快毕业了应该会有不错的收入,小曾自己也可以一边读研一边打工,这些欠款两三年内就可以还清,一家人对未来还是比较乐观的。没有人会想到,妈妈这时候被查出了胃癌。

  亲戚那里虽然已经借过钱了,爸爸和哥哥不得不放下脸,挨家挨户再跑一遍,整日在外面奔忙。虽然借钱更加困难,奈何妈妈在医院每天都得花钱。小曾在病床前陪护时,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利用“轻松筹”为大病亲属筹钱,她也决定尝试一下。

  之前大学时,她也曾在“轻松筹”上面为同学捐款,在她看来这是一种困难互助的方式。自己不但在网上捐过款,还在献血车上献过血,积极参加支教活动,平时帮助别人,困难时候向别人寻求帮助,没什么丢人的,所以她也没有心理障碍。在向爸爸和哥哥说明情况,并且取得同意后,她开始着手实施。

  小曾收集整理了一系列,其中包括了家庭成员身份证明、家庭财产证明、妈妈的病例、甚至还有自己的献血证和录取通知书,然后通过轻松筹的微信小程序进行上传,提交了申请。

  家里人和医生预估过妈妈的总体治疗费用大概在40万元左右,但这并不是他们计划的众筹金额,父亲和哥哥预计再多花点力气应该可以再从亲戚处借20万元,他们只要再众筹20万元就足够了。

  经过和轻松筹工作人员的沟通,一个星期的审核之后,他们的申请通过了,最后收到了一个筹款链接。小曾和哥哥开始在群和朋友圈转发链接,笔者当晚被大学时的室友@,也注意到了我们群的链接并且捐了500元,当年的院系老师看到后也帮忙转发扩散。小曾也很懂事,中间每看到一个人捐款,都会在下面回复感谢其人。

  轻松筹成为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筹款平台

  本来预计众筹一周时间,结果那天晚上原来的标的金额就已经满了,筹款20万元只用了一天时间,这对普通家庭来说,已经是个不小的奇迹了。在奇迹背后,平台方“轻松筹”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。

  轻松筹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筹款平台,已经累计筹款360亿元。

  自2014年9月轻松筹成立以来,十个月用户破百万,一年多用户破千万,两年时间用户破亿,到目前为止,其用户数已突破6亿,用户遍布183个国家。

    那么轻松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?

  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“下沉”

  互联网圈有一个说法,将拼多多、快手、轻松筹、趣头条称之为“下沉四大天王”,意指着四家正在崛起的公司擅长满足五环外人群的用户需求,挖掘下沉市场的用户价值。虽然经常将它们合称为“PKQQ”,轻松筹在其中却有些特殊,它提供的服务在下沉市场更加“刚性”。

  在2018年大火的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里的一句话,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病,那就是穷病”。在这个时代,买不起房还可以凑合,看不起病那才真的让人绝望。在广大三四线城市,因病致贫的家庭不在少数,一个人生了急病或者大病,有时掏干家底也无法偿付费,最后拖延治疗,导致病情加重,需要花费的代价也越来越大,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轻松筹就看中了普罗大众的这层需求。拼多多让买不起贵商品的人,能够买到便宜的;快手让普通人也能寻找存在感;趣头条让大家偶尔挣个小钱,但是轻松筹却是让那些家庭有了一条出路。主要有三种方式:

  首先是“大病救助”,这是轻松筹的基础功能,小曾的事就是比较典型的案例。她通过在轻松筹上发布标的为母亲筹集治病款项。除此之外,小曾还通过在轻松筹上的曝光,认识有相似病情的病友,寻求社会公益力量的帮助。很多大病家庭都跟小曾家一样,都是第一次面临这种境况,难免陷入惶恐,不知所措。轻松筹服务了数以百万计的项目,积累的大量的数据和资源,可以帮助用户匹配更好的医疗资源。

  其次是“轻松互助”,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平时捐赠少量的钱加入社区,当社区里有人生病了,社区的资金池会向其提供帮助,捐助的钱实际上也就是大家平时公摊的钱。这是2016年上线的功能,目前互助会员已经超过6000万。这种方式在国际保险市场被称之为相互保险,是一种经过验证的模式,在整个保险市场占据了近三成的份额。轻松筹在2016年8月就已经拿到了保险经纪牌照。

  其三是“轻松保”。轻松保是轻松筹旗下的销售平台,作为轻松筹大病救助业务的补充,目的是为轻松筹用户提供事前保障。

  轻松筹的创始人杨胤曾经说过,“必须推出价格更低、保障效率更高的,一定要让人有工作就买得起,用一顿麦当劳的钱就能承担一个月的保费。”

  传统保险产品价格往往较高,员通过收取提成,所以往往希望用户购买各种高价保险。轻松保相对于传统保险产品,价格更加低廉,方式更加灵活。

  目前投保用户已经超过1500万。

  有互联网从业者认为,轻松保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绩,得益于其成功的“漏斗模型”。轻松筹的用户往往是募捐者和捐款者,他们本身要么经历过大病,要么看过别人的危机,心里有较强的忧患意识。他们本身就是有较强保险需求的目标人群,市场上的保险产品太贵,轻松保推出的价格更加优惠,正好满足了他们的参保需求。

  另一个因素就是,轻松筹具有不断上升的品牌社交力

  有些人一提到“下沉”市场就会觉得“low”,嫌弃快手上的土,嫌弃拼多多的假,嫌弃趣头条的俗,唯独没有人嫌弃轻松筹。因为其天然的公益属性,让人们自然而然有尊敬之心。作为国内最早将公益与互联网科技结合的企业之一,轻松筹的轻松公益项目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。

  京东副总裁门继鹏在戛纳国际创意节上曾经提出“品牌社交力”一词,并直指“品牌社交力”将决定一家企业的未来。

  “品牌社交力”的上升,概指一家企业或因其立场正,或因其形象友善,对合作伙伴和社会大众有很愈来愈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。轻松筹正是凭借其公益的属性做到了这一点。

  2018年的公益盛典、2019年的公益影展活动无不吸引大量明星公众人物参与宣传,王菲、易烊千玺、林俊杰、海清、杨紫、吴谨言、小沈阳等皆来助力活动,其影响人群覆盖多个年龄层次。

  2018年一条名为《轮回》的广告上线,讲述了一个利用轻松筹互助报恩的故事,在故事结尾,轻松筹打出了一条引得无数观众流泪的“自杀式”广告:“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到轻松筹,但如果你需要,全世界都会在这里帮助你。”

  从本质上来说,公益本身就是人类的刚需,无论是五环里还是五环外,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,公益的需求只是方向不同,但一直存在。轻松筹在下沉与上升之间,不断满足了公益的需求。

  话题再回到学妹小曾。后来众筹结束,有以前的同学老师表示自己还没来得及捐款,所以鼓动她重新再发起一次,小曾婉拒了他们的好意,她在最后留言说:“这次家里妈妈生病,急需用钱,所以发起了轻松筹,我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同情和帮忙。因为这次还欠了不少亲戚那边的钱,我不敢承诺还给大家,但是我愿意保证一生行善,来回馈大家的善意。”

  公益一词至迟在1887年已经在中国出现并被使用,其最基本最直观的含意就是“做好事,行善举”,而轻松筹正是以“善”为起点,把公益与互联网结合,利用公众的力量为遭遇不幸的单个家庭进行帮助,这是一个创举,更是一个奇迹,轻松筹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,不仅聚集了6亿爱心用户,也筹集了360亿元善款,为数以百万计的大病患者家庭撑起了一片爱的天空。